阅读 · 分享 · 晒网

页面载入中...

迪斯尼高管投身无水便池,为何遭抵制

新浪新闻专栏作者:知识分子 (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新媒体平台,致力于关注科学、人文、思想。)

原标题:无水便池与水管工之战

撰文 | 王承志

如今,或许每位男士都对站立式冲水便池习以为常了。但是如果你仔细想一想,使用数升干净的水来冲走几百毫升的小便实在是对水资源巨大的浪费。

无水便池技术可能使全世界每年节约数亿至数十亿吨淡水,然而这项环保节能技术的推广却成为历史上技术与现实对抗最激烈的案例之一。

1迪士尼高管投身厕所事业

故事从一位不同寻常的企业家詹姆斯·克拉格(James Krug) 说起。1980年代时克拉格在迪士尼频道任副台长,90年代他与迪士尼家族的成员一起运营一家分销公司。就在他在传媒业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事业方向。

1999年克拉格的一位商业伙伴给他介绍了一位名叫迪特马尔·乔治斯(Ditmar Gorges) 的德国工程师。他们在洛杉矶的希尔顿环球影城见了面,乔治斯给克拉格滔滔不绝地介绍了他的一项发明:无水便池技术。克拉格认为从生理上说,小便是无菌的,需要水来冲洗只是气味的问题,于是他发明了一种液体密封技术(下图)可以解决气味的问题。

►Falcon公司的无水便池。图片来源:Falcon公司官网

克拉格立刻被这项发明打动了,当即决定改行投身厕所事业。他拿出钱和乔治斯成立了一家生产无水便池的公司——Falcon无水技术公司( Falcon Waterfree Technologies,以下简称Falcon公司 )。克拉格还利用他在传媒界练就的销售能力到处推销:他说无水便池不但节约水,而且节约大量电能,在美国加州,五分之一的电能被用于加工和抽水。

Falcon公司其实并不是最早生产无水便池的公司,但相比之前的公司,它的技术更容易实现盈利。乔治斯发明了一种装满液体密封剂的塑料筒,这个塑料桶每使用7000次需要更换一个,每个35美元。这使得无水便池成为一种像“刮胡刀—刀片”一样的生意,用户花费的成本不高,但需要一直为密封桶买单。

Falcon依靠这项技术和克拉格强大的营销能力很快获得了大笔投资:2000年有线电视巨头马克·奈森逊(Marc Nathanson) 投了一大笔钱,2006年 ebay 的第一任董事长杰夫·斯科尔(Jeff Skoll)也对Falcon公司进行了投资。

2意想不到的抵制

按照人们的直觉,一项方便好用、经济环保的新技术应当很快占领市场,但无水便池的推广却很快遭到了抵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抵制的主要人员并非来自对产品不满的用户,而是来自管道工人组织,他们觉得这项设备如果推广开来会大大减少管道工的需求量,因为无水便池需要安装和维修的管道大大减少了。

南加州水管工联合会的迈克尔·梅西(Mike Massey)对公众游说说,小便池没有在每次使用后被洗干净,下水道的气体可能从密封桶里泄露,这可能造成疾病泛滥。他在一次演讲时说道:“人们理所当然地选择水管,实际情况是水管工人保障了国民健康,这是我们对自己工作的看法” 。这些宣传使得美国一些主要机构拒绝安装Falcon的无水便池。

克拉格觉得无法理解,他说:“这些管道工人让我们傻了眼,我们现在甚至不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谁。”克拉格邀请了亚利桑那大学环境微生物学教授查尔斯·戈尔巴(Charles Gerba)来对水管工的论调进行反击。戈尔巴教授研究环境污物与流行病的关系,在克拉格看来,戈尔巴教授可能比学术界的任何人对上厕所这事儿研究得都要深刻。

戈尔巴教授研究了传统的冲水便池和Falcon的无水便池,他拿出了证据证明传统的便池一直处于潮湿状态,实际滋生了更多的细菌。特别是冲水的时候会使这些微生物飞溅到空气中。他形象地说,如果你使用传统的便池,你应该按动冲水按钮然后扭头就跑。

管道工人组织当然不能这样认输,他们雇佣了环境工程与水质控制专家 菲力·福克斯(Phyllis Fox)对无水便池进行分析。她到男厕所考察了一番,并未做任何测试,而是回去看了Falcon和其它无水便池公司的产品设计,然后得出结论:这种设计有可能在换密封桶时将下水道的硫化氢泄露出来,从而导致用户“失去知觉,呼吸麻痹和死亡”。

克拉格于是又被迫改变策略,他聘请了丹尼尔·格雷伯曼(Daniel Gleiberman),一位政府事务专家,来说服当地政府 Falcon公司的无水便池是安全的。终于在2003年,格雷伯曼说服了宾州阿雷格尼县(Allegheny)的官员,使得 Falcon可以在匹兹堡的圣克莱尔医院安装无水便池。自2004年该医院安装无水便池以来一直使用至今,并未出现任何福克斯声称的危险。

2003当年,当洛杉矶市议会考虑同意使用无水便池的时候,梅西和其他水管工人继续跑出来抗议。其中一个人甚至戴上防菌手套和面具。在这种情况下,市议会只能把议题搁置下来。2006年,费城水管工联合会和其他一些地方的水管工组织联合在当地报纸刊登了一个整版的广告。这则广告引用了福克斯的结论,并声称:无水便池对整个国家的健康状况造成了威胁。

同年,该组织监管下的“统一管道标准标准”——美国两个主要的管道标准之一,再次拒绝了Falcon公司申请的标准修订。由于该标准三年才修订一次,Falcon公司2009年之前都没有机会再提出修订。

不过克拉格和格雷伯曼在另一个主要的管道标准“国际管道标准”那里获得了胜利。该标准在2006年接受了无水便池。由于该标准覆盖了美国东部的大部分地区,受水管工联合会的影响也比较小,这样Falcon公司终于可以在较大的范围出售无水便池。

3最后的妥协

2006年,美国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的推出的纪录片及同名新书《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部纪录片描述了工业化对全球气候和人类生存环境的影响,并获得了第79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戈尔因此成为了环保明星,还获得了200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戈尔本人也正是Falcon公司的顾问之一。受其影响,一时间舆论开始转向。水管工联合会被描绘成反对环保的组织,他们的做法也遭到了激烈的抨击。该组织意识到情况不利,并决定于2009年修订“统一管道标准标准”,接纳无水便池。

然而,水管工联合会也并非拱手让步,他们制定的新标准虽然接受了无水便池,却要求便池依旧需要安装标准管道——虽然管道只是静静地呆在墙后没什么作用。

克拉格虽然觉得这个规定实在是荒唐,但他在与水管工联合会长达八年的“战争”中已精疲力竭,于是也接受了这一条件,并称“这是在真实世界中做生意的代价”。

梅西则声称这是合理的要求:如果房屋的主人想要用回冲水的便池,他会责备水管工没有事先安装上。

不管怎样,无水便池总算是可以在美国所有地区安装了。此后无水便池的销量激增,克拉格声称他们已经卖出了20万套无水便池。

然而,另一个麻烦又随之而来。由于无水便池扩张地太快,以至于大部分地方的厕所清洁工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培训。如果清洁工不及时更换堵塞的专用塑料筒,难闻又难看的由尿液和蓝色密封剂组成的混合物就会出现在便池里。很多地方,包括芝加哥市政厅和奥黑尔国际机场,都把安装好的无水便池拆除了。

由于后期维护工作不能适应无水便池的快速扩张,Falcon公司不得不再次做出妥协。他们于2015年推出了一种新的“混合型”便池。这种便池会在每天用少量的水冲洗一次便池,以此来降低堵塞的概率。对于水管工联合会,这当然是他们非常乐意看到的。

无水便池可能将成为技术与现实激烈交锋的一个经典案例。当今,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逐渐改变人类生活。信息技术、新能源技术和生物技术等新技术正在很大程度上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无水便池的发展和挫折是技术进步的一个缩影,它给我们的启发是,技术进步的趋势虽然不可抵挡,但新技术被广泛接受却永远不可能一帆风顺。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来源:http://news.sina.com.cn/zl/2016-06-12/doc-ifxszkzy512848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