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分享 · 晒网

页面载入中...

看客:缅北冲突下,与中国一境之隔的战场

与中国云南一境之隔的缅甸北部以优质的玉矿和木材资源闻名于世,但这里自1948年起就长期处在民族地方武装冲突的战争阴霾下。持续了60多年的武装冲突让缅北地区成为焦土,而2016年11月爆发的民地武装联合部队对政府军的新一轮冲突更是让许多缅北居民成为了无家可归的难民。摄影/赵明 编辑/骆雯雯

与中国云南一境之隔的缅甸北部以优质的玉矿和木材资源闻名于世,但这里自1948年起就长期处在民族地方武装冲突的战争阴霾下。持续了60多年的武装冲突让缅北地区成为焦土,而2016年11月爆发的民地武装联合部队对政府军的新一轮冲突更是让许多缅北居民成为了无家可归的难民。摄影/赵明 编辑/骆雯雯

2016年11月20日,由缅甸北部四支少数民族组织克钦独立军(KIA)、果敢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和若开军(AA)联合发起的针对缅甸政府军的攻击使缅北地区再次陷入连续的武装冲突。图为2017年3月3日,缅北民地武装克钦独立军解放区迈扎央市迈竹街附近,一名克钦独立军士兵在哨点赶回家的路上背着一把枪。他所在的克钦独立军是缅甸最大的民族自治武装之一,也是缅北实力最强的民族自治武装之一。这里的士兵“不管去到哪里都会背着自己的枪,方便随时准备战斗”。

但对于被各方民族武装占领的缅北,这次冲突仅仅是1948年缅甸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以来,各民族武装为寻求独立长期与政府军对抗的武装冲突中的一次。图为2017年3月3日,距离迈扎央70多公里的一处帐篷外,一个民兵在整理自己的猎枪,帐篷内的两个青年人很好奇地看着。在克钦地区,家家户户都会有一把枪,既用于民兵参战,也用来打猎。

尽管2011年3月,吴登盛政府上台后,与各少数民族武装进行了民族和解谈判,但2015年元旦,缅北地区的战火因为克钦独立军、果敢同盟军与政府军之间的冲突再次点燃。图为2017年3月3日,迈扎央孟卡寨,这里距离前线阵地只有2公里,2015年战火重燃后老百姓被迫逃离。一所荒废了多年的房子已经破旧不堪,庭院里长满了杂草,只有稻草人依旧在等待主人归来。

持续不断的战争和冲突让缅北成了战区,大部分人都被迫逃离家园,成为了战争难民。在迈扎央孟卡寨,很多村民逃难时只带走了几件衣服和些许的生活必需品,留下一片狼藉。图为一个废弃的屋子里婴儿车停在房间的一角。

一位难民描述逃难时的情景时说:“当时炮声一直响不停,人活着跑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图为废弃的屋子里摔碎在地上的电视机。

19世纪末,基督教在缅甸克钦地区传播,使这里的大部分民众都成为信徒。图为一处荒废了多年的村民家里,墙上挂满了耶稣像。

在迈扎央孟卡寨,一座距离阵地仅200多米的教堂由于战争不得不被荒废。但每逢礼拜日,仍会有几个老人冒险赶来教堂做礼拜,他们祈祷最多的是希望战争尽快结束。

逃离的难民被就近安排在了难民安置营。图为2017年3月3日,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中午时分一对母子在家门口吃饭。

华桃寨难民营的所在地原本是一个木材厂,2011年战争开始后木材厂倒闭,随后被改建成了难民营。图为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由木板搭制成的房子里挂着一幅耶稣像。

难民营中有不少是青少年和儿童,而多年以来也有很多孩子在难民营中出生。图为2017年3月7日,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上7年级的阿明在难民营的家中弹起了吉他。

战争的阴霾影响着这里的孩子,也给他们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童年。图为2017年3月9日,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一个孩子趴在难民营中简易图书馆的窗前张望。这里大部分的图书由爱心人士捐赠,主要是景颇文和英语书。

2017年3月9日,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两个孩子用玩具枪模仿枪战。枪对这里的孩子并不陌生,孩子们几乎每天都会在大街上看到背枪的士兵。

2017年3月6日,迈扎央一处兼作学校的教堂里,一枚炮弹被改造成了上课铃。

2017年3月6日,迈扎央孤儿院,一处墙上的相框被孩子们涂鸦,画上了冲锋枪。孤儿院中很多孩子的亲人都是因为战争而离世。

在缅北,战争的痕迹不仅停留在孩子们的童年里,也在永久地留在了那些参战士兵的身体上。图为2017年3月5日,克钦拉咱地区,克钦独立军的康复医院中四个踩到地雷的士兵。他们需要安装假肢才可以行走,但康复医院规定必须满十个残疾的士兵才可以请专门的医生过来为他们定做假肢。

2017年3月5日,克钦独立军的康复医院,一名23岁的克钦士兵托起十字架祷告,以缓解伤口的疼痛。他从军9年,为了阻止敌人进攻被派去前线埋地雷,过程中一个手掌被地雷炸断。

2017年3月5日,克钦独立军的康复医院,两名伤残士兵在病房中弹吉他打发时间。抱着吉他的士兵眼睛被地雷炸伤“双目失明”,穿假肢的士兵两个假肢都是右腿,因为没有条件定制假肢,他只能穿别人不用的假肢。

缅北的战火不仅影响着缅甸,还波及到了一境之隔的中国。图为2017年3月7日,迈扎央市华桃寨难民营安置区,难民营的孩子在南瓦河里洗澡,河的另外一边是中国。缅北的难民营大多修建在边境线附近,战争的时候难民们可以直接逃到中国。

2017年3月6日凌晨,缅甸民地武装组织果敢同盟军再次发起对政府军的攻击。为躲避炮火,63岁的缅甸老人杨新带着孙子逃到中国。图为2017年3月14日晚,杨新和孙子在云南省临沧市孟定镇的一处空地前搭起帐篷,因为阵地就在家门附近,家里面很多物品没有来得及拿出来,也不敢回去拿。

据统计,自2015年缅北再次爆发大规模冲突以来,已有6万多缅甸边民为躲避战事通过云南临沧边境进入中国。图为2017年3月14日深夜,云南临沧市孟定镇,缅甸难民搭建的帐篷里没有电,只可以通过烤火来取暖。帐篷中一位71岁的缅甸老人称这已是他第五次逃难。

穿过中缅边境的不只有难民,还有炮弹。图为2017年3月15日,一枚从缅北发射的炮弹落入中国边境云南镇康县南伞的一处民居的墙上,在距离房子100多米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到战壕。

2017年3月18日,一枚炮弹落入云南镇康县南伞边境完全小学,所幸学校学生都已停课,没有造成伤亡。

根据缅甸政府发布的通告,仅3月6日果敢同盟军发动的军事冲突就已造成包括平民在内大约30人死亡。而对于这场已经持续了60多年仍未平息的冲突战争,这样的死亡数字每天都在出现。图为2017年3月4日,克钦拉咱地区,埋葬克钦独立军牺牲士兵的墓地上竖立着一个个十字架。

缅北冲突的阴霾吞噬着缅甸人,也严重影响着生活在中缅边境的中国人。但没有人知道这场冲突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人们能做的只有祈祷。图为2017年3月7日,克钦迈扎央市的一个破损的教堂前,夜幕时分一位农妇在祈祷。

更多网易《看客》,敬请点击查看——

来源:http://news.163.com/photoview/3R710001/2244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