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分享 · 晒网

页面载入中...

“伟大的失败者”布考斯基:生存,就是一无所有地活着

1994年3月9日,“美国底层人民的桂冠诗人”查尔斯·布考斯基因患白血病去世。

他出生于德国西部小城安德纳赫,三岁时随父母迁居美国。十九岁就读洛杉矶城市学院,大学未毕业就因写“下流”小说被父亲赶出家门,母亲则偷偷给他提供经济援助。他在地下刊物上发表了不少作品,也收到大量退稿信。

三十五岁那年,他决定放弃写作,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浪荡生活,这段生活成为他日后创作的丰富泉源。妓女、酒精、香烟组成他的诗句,质地粗犷而抒情,抒写了诗人坦荡不羁的爱,他的女人,他的绝望,他的伤痛,他的勇气。他的作品以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尤其在欧洲广为流传。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国内首部布考斯基版权诗集《爱是地狱冥犬》。本文摘自中文版译序《伟大的失败者:查尔斯·布考斯基》,由诗人、翻译家徐淳刚翻译。新浪读书经授权发布。

布考斯基

1920年8月16日,查尔斯·布考斯基出生于德国西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Rheinland-Pfalz)的小城安德纳赫(Andernach)。他的父亲是美国士兵,母亲是一位带有波兰血统的德国女郎。3岁时,布考斯基随父母从德国迁往美国。小时候,布考斯基的父亲经常失业,打骂他和他的母亲。因为不好的肤色(伴随他一生满脸的粉刺)他受到邻居孩子们的羞辱和疏远。这些都深深影响了他的成长和写作。1939年,布考斯基就读于洛杉矶城市学院,大学未毕业就因写“下流”的小说被思想正统的父亲赶出家门,母亲则偷偷给他经济上的援助。由于未通过体检,布考斯基躲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兵役。在35之前,布考斯基已在地下刊物上发表了不少作品,但也收到大量的退稿信。他决定放弃自己的写作,于是就有了他长达10年浪荡全国的糜烂生活,这“醉烂的10年”成为他日后创作最宝贵的泉源。

布考斯基的传奇之一是他做过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工作,诸如:洗碗工,卡车司机和装卸工,邮递员,门卫,加油站服务员,库房跟班,仓库管理员,船务文员,邮局办事员,停车场服务员,红十字会勤务员和电梯操作员;他还在狗饼干厂,屠宰场,蛋糕和曲奇饼工厂工作,并在纽约地铁里张贴过海报;他是《滑稽角色》(Harlequin)、《欢笑文学和弓枪的人》(Laugh Literary and Man the Humping Guns)的前编辑;《不设防城市》(Open City)和《洛杉矶自由报》(L.A。 Free Press)的专栏作家(写过《一个老淫棍的手记》,Notes of a Dirty Old Man)……人生经历的丰富,使得布考斯基的写作始终保持一种野草般疯长的生命力。

布考斯基心爱的收音机、打字机、酒杯

由于布考斯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洛杉矶,所以他的作品受洛杉矶的社会环境影响很大,美国社会边缘穷苦白人的生活成为他主要的文学题材。他终生放荡不羁,离不开酒、女人、赛马和古典音乐,大半生穷困潦倒,光在邮局送信打杂就断断续续工作了10年,50岁时才时来运转。1965年,办公用品经销商约翰·马丁(John Martin,1930— )因酷爱先锋文学而发现了布考斯基,他从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给布考斯基写信,第二年1966年他们终于首次见面。作为粉丝以及后来的挚友,这一年约翰·马丁因布考斯基而专门成立了黑雀出版社(Black Sparrow Press),并供布考斯基全职写作,从最初的月收入300美元到布考斯基1994年去世前的7000美元。20多年间,黑雀出版社源源不断出版了布考斯基所有的作品,这让布考斯基功成名就,一发而不可收。这是布考斯基人生的第二传奇,从来没有一家出版社因一位地下作家的写作而创立,并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1987年,布考斯基非同寻常的经历也由他自己担任编剧,由好莱坞拍成电影《酒鬼》(Barfly),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

布考斯基被称为“洛杉矶的惠特曼”,这当然是说,他的诗和小说有着惠特曼般的粗犷和生命力。但他更关注底层社会,妓女,酒鬼,流浪汉,同样的失败者,他们的龌龊,坦诚,喜怒哀乐,生活的荒谬,以最为酣畅的方式抒写一切,正像威廉·洛根(William Logan)所言,在这里,“生活完全掌握了艺术”。这是一种现代主义的狄奥尼索斯精神,以最为原始的疯狂激情撕碎虚伪的一切。他的作品让底层人大笑,让理性保守者恐慌、颤栗。布考斯基在他的诗歌和小说中喜欢称自己为“柴纳斯基”(Chinaski),这似乎和他的中国情结有关。他在访谈中称莎士比亚是狗屎,却非常欣赏同样嗜酒的李白。李白的名言是:“天生我材必有用”,而布考斯基却通过他大半生的失败告诉我们:“天生我材必无用”,他在无用中挥霍着自我,体验着生存,嘲笑正统秩序的生活,这是他最为夺目的文学主题。

布考斯基不是那种靠知识写作的诗人和作家,完全不是。虽然他坦言,自己受到不少作家的影响,例如:契诃夫,詹姆斯·瑟伯,卡夫卡,克努特·汉姆生,海明威,约翰·芬提,路易-费迪南·塞利纳,罗宾逊·杰弗斯,陀思妥耶夫斯基,D.H。劳伦斯,安东南·阿尔托,卡明斯……通过阅读《爱是地狱冥犬》这本诗集,你还会发现他受到古罗马诗歌大师卡图卢斯(Catullus,公元前约87—约54年)的影响。卡图卢斯的诗日常、强硬、色情,“直接处理事物”而又含混,在一种史诗环境中固执地抒写着个我,卡图卢斯不但影响了维吉尔、贺拉斯、斯宾塞、莎士比亚,也启发了二十世纪西方现代诗,深刻启发了庞德的意象主义,弗罗斯特 “意义之音” 的诗学(口语,混沌,戏谑,弦外之音),但就色情、日常、强硬来说,布考斯基仿佛是现代版的卡图卢斯。从布考斯基的诗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直白中复杂,在确定中不定,在粗鄙中见真情,在底层的灰暗中见出生存的勇气和真理。

(责编:agatha)

来源:http://book.sina.com.cn/news/xsxx/2017-03-08/doc-ifycaafp2268570.shtml